移民生活分享 我的新西兰移民之路

  • 梅西大学 Massey University of New Zealand
  • 林肯大学Lincoln University New Zealand
  • 奥塔哥大学University of Otago
  • 奥克兰理工大学Auckland University of Technology (AUT)
  • 奥克兰大学The University of Auckland
  • 惠灵顿维多利亚大学Victoria University of Wellington
  • 怀卡托大学The University of Waikato
  • 坎特伯雷大学University of Canterbury

  我叫Norman Ng,现年82岁,是日军侵华时期的批战争移民,为躲避战乱移民新西兰,如今我已在新西兰生活了75年。Norman Ng自己完全是依照“Kiwi Style”长大的,但他的父亲却一直严格地要求着他保持自己的“中国根”。

  下面,为大家详细介绍Norman Ng的新西兰移民生活:

  我在K rd上拥有一栋以自己的名字命名的小楼,1960年,我在这栋楼里开起了我的间水果和蔬菜店。我努力工作、拼命存钱,终于在1967年买下了这栋楼,这是我开始经商后凭自己的实力挖到的桶金,对我来说意义重大,因此我希望能够将我的名字写在上面,和大家分享我成功的骄傲。

  我大概花了6个月的时间才来到这里。我还记得我骑着自行车穿过整片稻田,从村子里出逃,飞机就在上空盘旋,不停有炮弹投射下来。我们先是花了很长一段时间走路去香港,在那里,我们大概待了一个月左右,我的爸爸就一直忙着安排和购买船票。1919年,我爸爸先移民新西兰,他一直努力工作存钱,然后再把我们都接了过来。我们当时坐的是一艘货船,中途在巴布亚新几内亚和达尔文停了站,我们一直睡在甲板下面。我还记得我们抵达奥克兰时候的场景,在Queens Wharf,我的爸爸就站在那里。

  我们的个“住所”,是Nelson St的一间小房间,我的父母、两个姐姐和我一起挤在里面。几个月后,我们搬到了Cook St的一栋小房子里,最后,我们“驻扎”在了244 Hobson St——那里楼下是我们家的水果和蔬菜铺,楼上是我们住的地方。那里没有热水,浴室和洗手间都在外面,要从我们的院子走下去大约20米,而且也没有灯。

  身为一个外国人,在一个完全陌生的国度从头开始,大部分时候都是非常艰苦的。我的父亲不怎么会说英语。1941年,我妈妈来新西兰后不到2年就过世了,我记得当时我们去医院,也记得那种悲伤的感觉,我是如此想念她,每每回忆起这些,我还是难过得想哭。

  组作为新西兰移民,我们刚来的那些日子,这里的中国人非常少。我在Primer One入学,完全是按照新西兰人的方式成长起来的,但我的父亲却非常严格地要求我必须存留住自己的中国根基,他要求我每天都要阅读和抄写汉字。因为当时我们只有暂时居留签证,他一直觉得我们很有可能最后还是要回中国去的,不过后来我们很幸运地拿到了永久居留身份,那时候我们开心极了。

相关文章

点这里关闭本窗口