奥克兰给我带来新生 Mary-anne Stuart-Willi的新西兰移民生活

  • 梅西大学 Massey University of New Zealand
  • 林肯大学Lincoln University New Zealand
  • 奥塔哥大学University of Otago
  • 奥克兰理工大学Auckland University of Technology (AUT)
  • 奥克兰大学The University of Auckland
  • 惠灵顿维多利亚大学Victoria University of Wellington
  • 怀卡托大学The University of Waikato
  • 坎特伯雷大学University of Canterbury

  Mary-anne Stuart-William来自南非约翰内斯堡,在那里,她曾经遭遇过抢劫、车窗被砸,甚至害怕独自走在都市街头。十年前,26岁的Mary-anne Stuart-William下定决心,离开充斥着各种犯罪事件的约翰内斯堡,移民新西兰奥克兰。在Mary-anne Stuart-William看来,她是从如同牢狱般的南非逃出,如今在奥克兰获得了新生。

  “回想起当年的生活,真的非常非常沮丧,那样的局面让我觉得自己仿佛活在牢狱里,我想,这样的状况只会越来越糟。在那里,每一分每一秒都充满了愤怒和挫折,让我觉得无法再这样继续下去了。”Mary-anne Stuart-William说:“如果我当初没有离开……我真无法想想我的生活会变成什么样。”

  当年,去意已决的Mary-anne Stuart-William离开了家人和朋友,带着一个行李箱和一份招聘机构的列表,孤身一人来到新西兰。短短几周后,她就找到了一份技术项目经理的工作,随后返回南非收拾余下的行李,尔后再度折返奥克兰。

  因为在短时间内频繁往返于新西兰和南非之间,令新西兰海关怀疑她是毒贩,在机场将其拦下,对她进行了足足三个小时的检查。

  如今,她居住在奥克兰的Mt Eden,并需不断往返于奥克兰CBD和惠灵顿之间,展开工作。

  Mary-anne Stuart-William坦言,新西兰的生活成本很高,但与如今的安稳生活相比,这不过是很小的“代价”。“在南非,你用多少钱也买不来这样的生活——我可以晚上10点安心地走在大街上,思考自己的问题,你拥有足够的自由,去做你想做的事,而不需要顾虑重重。”

  18个月前,Mary-anne Stuart-William把自己的母亲也接来了奥克兰。而在此之前,她的母亲也曾有过挣扎,“她只是需要一点时间来放松,那里的生活实在是太紧张了,能活着都是一种胜利。但在这里就不一样了,走在街上不会有人来抢你东西、来骗你,她只是需要一段时间来适应。”

  “奥克兰是一个更以家庭为中心的城市。在这里,我真的‘大开眼界’,父亲会和孩子们一同玩耍……在这里,男女地位要平等得多。”

  如今的Mary-anne Stuart-William已经淡化了自己身上的南非印记,并且拥有了更多新西兰式的态度。但这并不意味着她将家乡的一切都抛诸脑后,“我家里一定会有干肉片(biltong,南非腊肉)。”

  而且,她也会时不时返回南非探访亲人和朋友,但她从来没想过要回到那里去生活,“我从没后悔过,我永远永远也不会回头。”

相关文章

点这里关闭本窗口